《当代县域经济》杂志官方网站

  • 1
  • 2
  • 3
《当代县域经济》杂志官方网站 /2017第十一期

柔性引才+归雁经济 县域城市发展软策略

发布:2017/10/31 14:27  作者:车文斌  编辑:卢锦根  来源:《当代县域经济》杂志2017年11月刊  阅读量:

柔性引才+归雁经济

县域城市发展软策略

 

20171013日,西部川南百万人口大县富顺县,九三学社四川省委与四川省县域经济学会联合举办了“县域产城融合发展的富顺探索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与四川百万人口大县的县域施政者一起,探讨人口大县的发展之路。


而东南沿海的浙江嘉善县,7个多月前的21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肯定其实践,印发了《浙江嘉善县域科学发展示范点发展改革方案》。


嘉善与富顺,一东一西,已可管窥县域城市的发展策略。


2017年,从中国社科院到四川省社科院,关于城市的发展研究密集进行,相应的研究报告也连续出炉。专家学者的策略纵论大局,从政策、地域、禀赋、特产、文化等各方面切开去,县域发展方略可谓面面俱到,见微知著。


得人才者得天下,得人心者得人才。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人类世界,其核心终归是人。人是决定人类世界走向的根本因素。嘉善的“柔性引才”与富顺的“归雁经济”,其核心均是人才,两县可谓不谋而合。


四川西昌着力打造七彩西昌阳光水城(叶昌云 摄)(18).jpg    

四川西昌着力打造七彩西昌阳光水城(叶昌云 摄)    

 

嘉善千亿产值是如何做到的?


嘉善是小县,全域面积仅506平方公里,在全国2800多个县中,属于小不点。可是,嘉善的经济却不小,2016年,工业总产值达1000亿元,生产全国1/3的胶合板,机械、五金、纺织服装等块状经济也很强,仅纽扣企业全县就多达1200家。


嘉善的人口也很少,常住人口约60万人,可其外来人口就有32万余人。可见,外来人口和人才,在嘉善的经济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


《当代县域经济》记者梳理嘉善的发展经验时,发现人才战略占据其颇为重要的一环,并贯穿其始终。早在2012年,嘉善县委组织部就提出“人才工作是经济发展的核心”的理念。


经济发展之初,对人才如饥似渴的嘉善认识到,要留下人才,还缺乏吸引力,于是,他们把目光更多地瞄准“星期六工程师”和“挂单和尚”,让外地专家利用休息时间为其“打零工”。只要是人才,不管采用何种方式,都可以合作,为嘉善服务。


几年持之以恒的人才战略最终赢得丰硕成果。到2012年,嘉善已累计引进孵化企业160多家,毕业企业47家,累计引进博士75人、硕士115人、高级职称人员67人,其中留学归国人员有39人。


嘉善靠人才不断发展壮大的现象引起专家学者的关注,20141214日,中国县域人才发展论坛在浙江省嘉兴市举行“嘉善模式”成为论坛焦点。时任嘉善县委副书记、县长,现任嘉善县委书记许晴说,“人才资源是核心”,全县有国家级、省级等千人计划数十名,还有国家级科创中心以及归谷科创园等孵化地,加上因地制宜的配套政策,形成了独特的“嘉善模式”。


上海专家蒋永新还记得,当年,他手握“半导体封测设备开发”的技术来到嘉善,县里为其提供20多万元政策资金、50万元贷款,让企业迅速发展壮大。如今,嘉善的裸眼3D技术、无人机测绘、智能监控设备、氧传感器芯片等前沿科技让人眼花缭乱,聚集电子信息、智慧医疗等产业项目130个。


人才的核心作用上到县委、县政府,下到镇村干部,都有着深刻认识。干窑镇党委书记陆剑峰说,镇里让青年农民参加培训获得技术,每年培训150名电工、电焊工等技工;培育新型农民,出现了一批“蔬菜大王”“草莓大王”等。如今,镇里已有机械、轴承企业113家。


姚庄镇党委书记曹惠明说,镇有70多家台资企业,常驻台商2000多人。


归谷园区不到3平方公里的小镇里,有7000多人创业。为了引进高端人才,嘉善进行博士后人才招收信息征集,建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承接中法企业家协会、日本专家协会、海联网等海外高层次人才考察。


时至今日,嘉善对人才仍然孜孜以求,20179月,推出“人才新政” 32条,涵盖了人才引进、培育、扶持、激励、保障、服务等各个环节,105个政策点,其中83%以上都是首次提出。


说一千道一万,不靠海且资源贫乏的小小嘉善,逆袭千亿强县,创新型发展动力十足,其秘诀正是紧紧扣住了人才核心。这就是嘉善成为全国惟一的县域科学发展示范点的根本。


姚庄镇结合省级小城市培育,内抓管理促常态,外塑形象提品质。不到一年时间,在2.4平方公里的建成区内完成了以“一路一街一园一场一带一河一廊一区”等“八个一”为重点的34个整治项目建设,实现了全域整治目标;加快“退散进集”,腾退“低小散”企业147家,土地面积955亩,并成功引进高端产业企业25家,总投资60亿元。环境整治促进了姚庄生产、生活、生态品质的显著提高,“临沪水乡、两美新城”呈现新气象。


浙江省嘉善县西塘古镇.jpg    

浙江省嘉善县西塘古镇    

 

富顺“归雁”产城互融


富顺县,地处西部四川省的南部自贡市。自贡辖两县,一为荣县,另一个就是富顺,所以,最可比较的就是富顺与荣县。


先看城市风貌。一入富顺,新区大道宽阔敞亮,高楼鳞次栉比,颇有大都市气象,沱江江面间或出现的船只,让其平添大气。而荣县新区,布局显得错乱,土生土长的荣县人如今也分不清南北东西;老城数十年不变,街面依然破旧散乱。


再看宾馆酒店。富顺的宾馆酒店价格,比荣县普遍高出1/4-1/3,而且,每到节庆,富顺宾馆酒店客房爆满,一床难求。细查原因,才知富顺的经济更为活跃,人更富,而且,富商、外来人口更多。尤其是富顺,很多人外出经商之后发达了,然后回报乡梓。


富顺将富商的回报称为“归雁经济”。最近几年,“归雁经济”在富顺叫得很响很火。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富顺县常年有38万人外出务工,劳务收入达50亿元。有1.6万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创业,创办企业1200家,引进资金近20亿元。回引项目390个,累计实现产值100亿元、税收5亿元。


富顺县出台《返乡人员创业扶持专项资金管理办法》,设立1000万元创业扶持专项资金,对返乡创业人员从事个体经营或创办企业的,三年内按限额依次扣减其当年实际应缴纳的各项税费,还可申请最高额度的贴息创业担保贷款。截至目前,富顺已累计发放回乡创业小额担保贷款4500万元,财政贴息250万元。


记者所知,成都荷花池服装市场就活跃着一批富顺人,在荷花池服装市场上掘得第一桶金后,这批人回到富顺撑起了纺织服装产业园区。如今,纺织服装产业园入驻企业28户,实现工业总产值16.57亿元,从业人员达2000余人。


在产业的支撑下,富顺的社会经济迅速发展。四川省县域经济学会专家学者前往调查发现,富顺也走出了一条产城融协调发展的路子。


——构建现代产业体系,以产兴城。立足富顺县资源优势和产业、园区发展现状,以产业发展为支撑,推进优势产业和新型产业的集聚发展,构建起工业、服务业、农业的现代产业体系,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富顺有三大园区,包括晨光科技园区、纺织服装产业园、食品加工和酒业集中区,正发挥着越大越强大的支撑作用,推动产业的转型升级和城市的现代化进程。


——提升城市承载能力,以城带产。科学划定全县主城区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突出县城要素集聚、经济辐射和关联带动,优化城市功能分区,带动产业发展。同时,以千年富顺的历史文脉为核,强化城市生态园林绿化,重点打造山水绿廊和城区公园广场,构建多层次、多功能、立体化复合型生态网络格局,营造“山中有城、城中有山、山水相依、依山傍水”的城市景观形态。另外,打造产业特色鲜明的小城镇体系,代寺、板桥、赵化等一批特色小城镇迅速发展壮大,促进产城融合。


——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夯实产城根基。交通设施、农村水利、水电信息网络和卫生医疗保险等公共服务进镇进村,产城融合的根基更加扎实。


富顺,已成为迅速发展的西部社会经济的一个缩影,产城融合的路子越走越顺畅。


浙江省嘉善县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县域科学发展示范县.jpg    

浙江省嘉善县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县域科学发展示范县    

 

硬环境与软实力

 

随着中国城市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关注城市经济,关注城市未来的发展。


县域城市同样如此,从现有的“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的划分,线与线之间的城市间差异极大。而处于“四线”“五线”城市的县域城市,其跃升的不仅是线与线之间的差别,更是实力展现与未来前景的展望。


2017622日,中国社科院发布《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No.15》,全国289个城市竞争力指数出炉。2017914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与四川省社科院共同发布《四川城市可持续发展报告(2017)》。如何评价一座城市的现状及未来,成为专家学者们普遍关注的问题。


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可持续竞争力、环境承载力、宜居竞争力等指数成为一座城市的重要考量。诸多指数,不约而同地指向“竞争力”。竞争力又从何而来?


沱江之畔的四川省富顺县产城融合经济发展迅速.jpg   

沱江之畔的四川省富顺县产城融合经济发展迅速    


其一硬环境。古往今来,人类逐水而居,大江大河之滨、平坦肥沃之原、温暖湿润之地,都是人类最喜欢生活工作栖息的所在。这就是硬环境,是造化之功,非人力所能改变。所以,县域城市的发展,江河边、平原地的县域更具优势,这是先天赋予的。


在具有先天优势的情况下,县域城市如果发展缓慢,甚至不如山区丘陵的城市,那这个地方的软环境一定出了问题。


其二软实力。20世纪90年代初,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首创“软实力”概念,从此启动了“软实力”研究与应用的潮流。对一个国家而言,硬实力通常是指国家的GDP、硬件设施等,而文化、制度、传媒等被称为软实力。


硬环境对应硬实力,软环境则对应软实力。软环境出了问题,那么,其软实力必然低下。东部嘉善的硬环境相比西部富顺的硬环境,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而临沱江的富顺相较同属丘区的荣县,又更具硬环境的优势。


硬环境不足用软环境来弥补。更为优秀的嘉善尚且在努力改善软环境增强软实力,发展更为不足的西部县域更应奋起直追通过软环境的改造从而增强软实力。


四川省富顺县城区一景.jpg    

四川省富顺县城区一景    


不管是中国社科院还是四川省社科院,对城市发展的评判都从硬、软两方面科学制定了一系列的系数和指标。对四川城市而言,其经济竞争力评价在西部具有优势,经济规模和创新能力评价显示,成都、南充、绵阳等7个城市进入西部前30位。而城市可持续性的“软实力”方面,具有基本公共服务水平高和社会结构和谐度高的“双高特征”,成都、攀枝花、雅安3个城市进入西部地区前十。


《四川城市可持续发展报告2017》对城市的软实力的提升给出了对策建议,认为开放合作可以提升城市经济品质,促进城市社会融合;其二,按常住人口配置城市基本公共服务,以创业为重点引进高层次人才,培育城市人文特色,促进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和平等交换;其三,全面推进绿色开放合作,强化绿色基础设施建设,实现城市绿色价值链攀升,推进绿色投资、绿色贸易和绿色金融体系发展等,大力推进城市共享经济发展与共享城市的建设。


县域的城市建设进程正在加快,在软环境的布局中推行精当的软策略,增强县域的软实力,从而在激烈的竞争中为县域赢得一方未来。


县域城市发展正注入越来越多的生态绿色内涵,硬环境与软实力缺一不可。图为四川省雅安名山城郊清漪湖_.jpg    

县域城市发展正注入越来越多的生态绿色内涵,硬环境与软实力缺一不可。图为四川省雅安名山城郊清漪湖    


本刊记者 车文斌

 


关注官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