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县域经济》杂志官方网站

  • 1
  • 2
  • 3
《当代县域经济》杂志官方网站 /2021第十期

【县域金融】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鄠邑实践

发布:2021/10/09 16:48  作者:谢小军  编辑:邹璠  来源:《当代县域经济》杂志2021年10月刊  阅读量: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是乡村振兴战略总要求,其中的“产业兴旺”是经济基础,离不开金融高效持续的支持。陕西省西安市鄠邑区(以下简称鄠邑区)在完成脱贫攻坚后,农村信贷服务水平显著提高,但产品种类和贷款期限选择余地较小,农村信贷供给同农户需求还有一定差距。因此,必须从创新信贷产品与服务、完善农村信用环境与风险分担机制等方面着手,巩固和提升金融支持乡村振兴水平。

 

主要做法和成效


西安市鄠邑区原称户县,20179月撤县设区,总面积1282平方公里,山区占一半以上,人口60.11万人,农村人口占58.9%,辖193个行政村。2020年,全区11个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人口清零,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纯收入13757元,实现高质量脱贫。区内有11家银行机构,10家保险公司分支机构,4家小额贷款公司,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产品和服务基本实现多元化、多样化。


普惠授信缓解贷款难、贷款贵。和西安市其他区县相比,扶贫小额信贷主办银行数量最多,达到5家,实现扶贫小额信贷“能贷尽贷”。探索从“村庄、农户、个人”三个维度出发,先整村授信,再在农户“用信”过程中动态采集和更新农户信用信息。整村授信将单户授信额度从过去的最高5万元提高到20万元,满足了大多数农户的贷款额度需求,初步实现信贷与信用的互相促进。截至7月末,鄠邑农商银行完成全区8.5万农户的信用等级评定,占全区乡村总户数的96.7%。完成20个行政村的整村授信,预授信578718750万元,已用信6804243万元,整村授信贷款产品年化利率在5.5%左右,比一般的农户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低2.3个百分点。2022年整村授信完成后,普惠授信将覆盖全区。


创新特色信贷产品精准滴灌资金。2017年,鄠邑区创新推出“企贷企用、区财政全额贴息”的产业扶贫贷款,即 “帮扶贷”。通过与区内18家企业签约,累计发放帮扶贷款8276万元,直接帮扶贫困户4939户,帮扶户数是当时扶贫小额信用贷款户数的8倍,贫困户可享受企业分红,或者以土地流转、打工方式等加入企业发展,确保每个贫困户年增收800元以上。20216月,通过“整村授信+线上贷款”模式,创新推出线下调查、随贷随用、随借随还的线上信贷产品“兴农e贷”,农户不出村即可获得贷款。目前,“兴农e贷”累计授信13792.29亿元,累计用信11742.2亿元。


精准服务放大惠农支农效果。2019年以来,鄠邑区以提高农村信贷服务的精准度为切入点,在需求端统筹整合涉农产业链上零散的融资需求,在供给端聚集惠农政策深化利益联结机制,探索推出“统贷联放”金融服务模式,通过扶“强”带“弱”支持乡村产业做大做强。如2020年西安双丰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通过“多机构信贷+扶贫基地+贫困户”的统贷联放模式,使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惠及合作社68位社员,其中包括17位建档立卡户。双丰合作社拉动本村及周边20多个村种植苗木花卉、大棚油桃等经济作物1000余亩,成为区内通过设施农业带动乡村振兴的典范之一。


改善金融生态环境夯实发展基础。在每个村庄至少布设2个惠农支付综合服务站,全区共建立713个,其中2个为省级示范点,使乡村支付环境更加便捷。同时,在农村偏远地区创建现金服务站17家,当地群众足不出村,就能办理新钞及零钞兑换、残损币回收等常规现金服务。此外,相继向公安机关提供洗钱案件线索5起,协助立案侦查2起。

 

问题与挑战


新增存款用于当地的政策落实难度大。《关于促进乡村产业振兴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县域金融机构要“将吸收的存款主要用于当地,重点支持乡村产业”。但是,受区域经济发展特点影响,县域银行机构很难达到这个要求。一是全区非公经济比重高且处于转型和调整期,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新增贷款的投放。二是第一产业占比不断下降,使传统农业信贷需求萎缩,相对合适的信贷主体较少。三是乡村产业金融承载力不足,一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管理上大多数采取个体经营管理模式,没有会计财务报表,不具备获得较大金额贷款的一般前提条件。


贷款金额和期限难以满足需求。辖区苗木栽培、农产品深加工、电子商务、休闲旅游等一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资金需求量较大,主要矛盾在于银行需要较强的还款承诺保证,比如增加担保品或资信较高的担保人来覆盖经营风险和信用风险,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却没有足额、符合银行条件的抵押品。同时,银行贷款一年期居多,而他们多数希望3-5年的长期贷款。


抵押担保等风险分散机制不完善。一是农村信用信息共享机制不健全。比如整村授信结果没有在金融机构之间共享,后续维护成本也较高,导致利率下降空间十分有限。二是农村产权价值评估体系不完善,针对农地经营权等农村产权的专业化评估机构还比较少,存在农村最有价值的抵押物其价值难以发挥的问题。三是担保成本高,多数乡村产业也达不到担保公司的准入门槛。四是除主导产业以外,其他行业的农业保险品种有限,覆盖面有待提高。


乡村地区运用金融能力有待提高。农民金融知识匮乏成为农村金融发展的瓶颈之一。一些不法分子将矛头指向了文化教育水平偏低的乡村,金融诈骗案件时有发生,造成部分农民财产损失和对金融创新业务有排斥心理。由于宣传不到位,农民对类似征信、规范财务制度、提升财务管理能力等方面重视不够,导致其难以获得更有效的金融支持。

 

对策和建议


供需双方共同发力。一方面,乡村产业要转变发展方式增强金融承载力。应通过“龙头企业+产业基地(扶贫车间)+家庭农场(农户)”“龙头企业+电商平台+家庭农场(农户)”等融合发展模式,把农户融进龙头企业的产业链。乡村产业要采用现代公司治理方式管理和经营,规范财务管理,引入外部审计并常态化,提升信贷承载力。另一方面,县域金融机构应转变发展方式,下沉工作重心精耕农村市场,不断提高服务水平,在支持乡村产业兴旺的同时,实现金融机构自身快速发展。


加快互联网科技应用。鼓励互联网金融机构到农村开展业务,产生“鲇鱼效应”促进农村地区的信贷产品创新。例如陕西省开展的“智慧县域+普惠金融”工程,在多个区县,浙江网商银行已成为涉农贷款投放最多的银行。农村金融机构应加快金融科技的应用,降低其获客成本和人力成本,弥补农村营业网点不足的短板。还可以探索和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合作,利用其技术收集并处理个人信用数据,达到精准授信,增强风险识别和管控能力。


规范担保增信和风险分担机制。进一步畅通土地经营权、大型农业机具、牲畜活体、林果苗木等资产的抵押评估和应用环境,大力拓展仓储、订单和应收账款等质押融资方式,缓解涉农主体抵质押物不足的问题。发挥财政资金的撬动作用,加大对“三农”融资担保的财政补贴力度,降低交易成本;探索与投放当地贷款数额相挂钩的地方财政存款银行间分配机制,优先将地方财政存款存入涉农贷款投放增长较多的银行;增加农业保险补贴品种,鼓励和引导保险公司量身定做有市场前景、符合区域长期发展的特色产业保险产品。


加强金融知识宣传。应组织各类金融机构,借助农村庙会、集市等人流集中时段,或者在农村墙面上制作能长时间保存的宣传海报,宣传防范支付和电信诈骗、非法集资、承诺高息回报等农民关心的话题和金融知识,培养农民防诈骗和按时归还贷款的意识。长年累月地通过地方报纸、电视台等传统媒体和地方有影响力的微信公众号、抖音等新媒体普及金融知识,提高社会公众金融知识水平。鼓励和引导农村学生掌握常用的金融知识,由学生向自己家庭、亲属、乡邻等充当金融知识讲解员,带动农村地区金融知识水平整体提升。


(作者谢小军 单位:中国人民银行鄠邑支行)

 


关注官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