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县域经济》杂志官方网站

  • 1
  • 2
  • 3
《当代县域经济》杂志官方网站/名家专栏 /李后强

四川经济“半百比现象”与“中部突围”内江策

发布:2019/01/15 15:03  作者:李后强  编辑:卢锦根 潘兴扬  来源:当代县域经济  阅读量:

  尹力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8年全省GDP超过4万亿、增长8%。四川GDP超过4万亿,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事件、大跨越、大转折,是四川发展史上的新突破、新台阶、新标记,值得热烈祝贺!仔细分析,这是自然结果也是外力效应,既有结构变化也有功能调整;这是四川发展由量变到质变的结果,更是创新爆发与开放突变整合的结果;这是因为四川正处于新的发展阶段。新阶段体现在:交通新规模、开放新水平、产业新组合、体制新再造、科技新贡献、战略新设计、经济新能级,引发四川经济发生了“半百比”巨变!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超过50%、服务业占比超过50%、科技对经济贡献率超过50%、消费对经济发展贡献超过50%、自贸区外企占比达50%、全省新经济对工业经济总贡献超过50%,四川工业化正处于中期转后期阶段!等等。这就是四川经济的“半百比现象”,这是一种质变,一种新境界,一种新阶段,是内外共同作用的结果,是天府资源与外部资本结合的结果,是“关键少数”与广大群众苦干的结果。“半百比”就是“五十而知天命”,说明找到了人生真谛和发展规律。出现“半百比”后,经济要素的流向、种类、规模等都会变化,更多流向二三级城市和农村,因此市州县要做好迎接准备。出现这种现象,主要在于四川长期坚持对外开放,尤其是把“蜀道难”变为“蜀道通”“四塞之国”变为“开放前沿”,水陆空、铁公机大发展,高速公路达7238公里、世界500强落户四川347家、外国领事馆17家、开通国际航线114条、双流机场突破5000万人次、开行国际班列2600多列、建设“四江六港”、旅游总收入突破万亿大关等,大量新的生产要素涌入四川,推动大发展。在四川内部,电子信息、装备制造、食品饮料、先进材料、能源化工和数字经济的“5+1”产业体系发生了“协同效应”和“撬动效应”,完善了产业链,从传统产业到现代产业都有,进入了价值链的正反馈良性循环数字经济的渗透性和融合性极强,具有“催化剂”和“助推器”作用。五种万亿支柱产业,构成“五要素五角星”形态,具有黄金分割率(0.618)特点和斐波拉契数列结构,具有无穷魅力和想象空间,相当于五驾马车牵引四川发展!四川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军民融合、天府新区、自贸区、科技城、高新区、经济区等,带来创新波动,引发创业冲动。“一干多支、五区协同”正在发生“化学反应”,市县经济百花齐放、竞相发展;“四向拓展、全域开放”正在吸引全球客商,化学反应向“核反应”升级,将释放更大能量。


  在四川GDP总量超过4万亿的“半百比”形势下,内江发展策略要紧紧跟上。内江区位非常特殊,处于北纬29——30°、东经104——105°的地球金腰带上,在成都与重庆之间的地理中心,是交通枢纽和要素汇集点,素称“川南咽喉”、“巴蜀要塞”。历史2000多年,“资阳人”,5万年前。文化厚重,名人众多资源丰富,天然气达600亿立方米,页岩气超过5000亿立方米,炼焦煤7509万吨等。内江蔗糖鼎盛时期产量占全川68%,占全国26%,被誉为“甜城”。内江的文化符号是:甜城记忆、大千故里、苌弘老家、成渝中心。内江2017年GDP是1332亿元,在全省排第10位,位于全省21个市州的中间。因此,经济是处于四川中间状态,区位是处于成渝中心支点。内江发展战略是中部突围(崛起),尽快进入第一方队。


  在全世界230多个国际和地区中,如果把内江看成一个经济实体,其面积5385平方公里,处于第169位,与文莱一样大,比佛得角、卢森堡、毛里求斯等国家大一些。内江人口425万(占世界0.58%),在世界上排第126位,比新西兰、黎巴嫩等少一点,但比克罗地亚、毛里塔里亚、巴拿马等国家多一些。内江2017年GDP总量1332亿人民币,折合200亿美元,在全世界排107位,与阿富汗一样,比尼泊尔、柬埔寨等少一点,但比老挝、津巴布韦、塞内加尔、马里等多一些。因此,内江要有国家意识,就是敢于在世界舞台比武,敢于担当国家责任。土地、人口、区位都具备了,要研究如何突破思想障碍,突破体制机制障碍。


  内江的发展面临不少挑战和问题。一是可能被“撕裂”。重庆靠长江,主要面向东部发展,像鉴真和尚东渡日本;四川靠空路和陆路(丝绸之路),主要面向西部发展,像唐僧西行。因此,四川与重庆的发展方向似乎相反,一东一西,形成“拔河效应”,不是“相扑效应”(抱团效应)。内江在中间,可能被“撕裂”!二是面临“量”与“质”双提升的压力,经济体量必须做大、质量必须提升;三是第三产业不够大(26%),而第一产业较大;四是面临“快道危机”,生产要素“一晃而过”,不能留下。五是“一仆二主”,被两个特大城市“吸血”。这是“中部塌陷”的重要原因。特别是,高速、高铁贯通后,过去可以留在内江的要素,都去了重庆、成都。快速通道的正效应是“地皮收缩”、“时距缩短”,出现“一体化”“同城化”“拉平化”现象。但负效应是生产要素“嫌贫爱富”“察言观色”“趋炎附势”,总是往有利的地方走。这就是资本的本性,逐利性,流动性、增值性、转换性等,一有机会就露出尾巴。


  那么,在“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和“四向拓展、全域开放”大格局中,内江如何发展?


  一是明确思路。做大优势、转变劣势;化挑战为机遇、化被动为主动。“总部在成渝、配套在内江”,这是总思路,甘愿做配角和陪衬,主动融入成渝城市群,发挥好“成渝中点、内外融通”优势。一定做到:左右逢源、上下通吃、成渝双挂、双城共振。


  二是盘活人才。“得人心者得天下”,争取人心是第一位。最重要的是抓住企业家的心,才能抓住企业家的钱。企业家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之一,是国家之间竞争的主体之一。企业家的遭遇是经济形势的晴雨表、风向标。善待企业家!保护他们的合法权利。


  三是打好五张牌。“区域牌”(成渝中点)、“怀旧牌”(甜城)、“名人牌”(苌弘、大千、笑秋等名人)、“生态牌”(绿色有机)、“沱江牌”(立项、治水、造景、运输、建城)。把“区位优势”转变为“货币数量”、把“文化优势”变为“眼球引力”,把“快道优势”变为“选择机会”。增强市场竞争力、占有率。


  四是形成五种效应。比如“支点效应”(撬动)“灯塔效应”(照亮)“磁场效应”(吸引)“截留效应”(分流)“相对论效应”(比较效应、快速取胜),发挥好“开关作用”“平衡作用”。关键是支点选在哪里?阿基米德用杠杆和支点撬动地球(地球是“违章建筑”)。支点要稳定、杠杆要长、个性要鲜明。一定要分流、截留生产要素(如资金、人才、技术、项目)。要货币不要货物,要人才不要人力,要项目不要盲目。一个地方的核心竞争力,主要靠唯一性、支配性、主导性、源头性。


  五是建好平台和载体。建立国际规范的产业园区(科技、工业、农业、商业、物流、文创、金融等),承接产业转移、激发聚变反应。大力优化营商环境,打造世界一流的软环境,公平、便捷、稳定。办好教育,储备人才。


  六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大力推进“三权分置”(主要是承包地、宅基地),盘活土地经营权,变土地为资本。支持城镇人才、城市资本“上山下乡”,发展“共享经济”(土地与资本结合)和特色乡村旅游。


  七是发展“高次产业”。就是传统的一二三产业之外的新型产业。把产业进行组合(加法)、融合(乘法)。比如,农业与服务业结合办农家乐,就是1+3=4,第四产业,这是组合。如果是(1+3)×2=8,就是融合,用第二产业(工业、制造业)方法办农家乐,就是第8次产业。比如在工厂,用无土法、按照营养配方,制造蔬菜、水果,就是高次产业。用核技术、基因技术、信息技术、航天技术等发展农业,也是高次产业。利用新材料、新装备、新医药、新能源、大数据等,大力发展新经济。


  八是发展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建设区域性的电商中心、金融中心、教育中心、文化中心等,吸引成渝两地消费者,成为区域消费中心。要有高质、时尚、价廉、方便的商品。可以考虑建设“一带一路”国际商城,因为成渝两地都有欧洲快铁、班列。


  九是搞好生态治理和有机食品。沱江治污,争取重大项目,力求沿江森林覆盖,把治水、造景、塑业、建城等结合起来。推进绿色有机食品认证、地理标志(内江黑猪、塔里科血橙、七星椒、柠檬等)申报。生产“八卦鸳鸯酒”等保健食品饮料。


  十是办好文化活动。文化,就是人造的物质与精神的总和。嘉陵江出武将、岷江出文豪,沱江文武双全。设立沱江文化论坛,突出生态文化、水文化、民俗文化、甜文化、武术文化(峨眉武术盘破门源自罗泉),把“资阳人”、古蜀文化、孔子、大千等整合,与河南、山东、台湾联办。保护糖厂遗址,与世界产糖大国古巴、巴西等联合建设“国际糖文化博物馆”(从古到今),普及糖尿病知识,建立反糖尿病国际组织。创作电视剧、歌曲、诗词等,因为一个人,点亮一座城;因为一颗糖,记住人间沧桑。


  要发扬只争朝夕的精神。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只相信英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就会赢。要以快制快,比别人更快!爱因斯坦相对论证明,速度越快,长度变短,质量变大,接近光速时,质量无穷大,长度收缩为一点!这是“中部突围”的内江策!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后强

本文系作者于2019年1月15日在四川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内江代表团的发言摘要)

 


关注官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