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县域经济》杂志官方网站

  • 1
  • 2
  • 3
《当代县域经济》杂志官方网站/名家专栏 /李后强

成都解放创造的历史奇迹

发布:2019/12/29 20:30  作者:李后强  编辑:卢锦根 潘兴扬  来源:当代县域经济  阅读量:

1577622626111665.jpg    


一、成都和平解放的“四大意义”


70年前的12月30日,人民日报刊发消息《胡宗南匪军全部就歼四川省会成都解放》,正式宣告四川省会成都于27日解放。今天我们隆重集会,共同回顾70年前成都解放的光辉历程,深入总结70年来成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辉煌成就与宝贵经验,铭记革命先烈、革命前辈和历代创业者、建设者为成都解放和建设发展所建立的丰功伟绩,展望成都更加美好的未来。


“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千年古堰,悠悠锦江,天府之国成都平原一向以美丽富饶、人文荟萃著称于世。然而,解放以前,成都政治黑暗、生产凋敝、民不聊生,备受战乱摧残。为了反对压迫、独裁和内战,争取自由和解放,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无数革命烈士、革命先辈前赴后继、赴汤蹈火,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成都战役在解放四川、解放大西南、解放中国大陆中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和战略意义。


一是政治意义。成都的解放,开辟了成都历史的新纪元,蒋介石自成都飞往台北后,终生没有再回到大陆,他经常隔洋远望大陆,也没有办法,只能望洋兴叹。作为四川特大城市的成都解放后,中国共产党迅速完成广大城乡接管工作,医治战争创伤,荡涤旧社会留下的污泥浊水,稳定金融、平抑物价,恢复和发展生产,改善人民群众生活,拉开了建设新成都的大幕。

 

二是军事意义。成都战役在刘伯承、邓小平的指挥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在成都平原歼灭胡宗南所率领的国军30余万人,这是国民党残留在大陆的最后一支主力部队。蒋介石想要学古代帝王依托天府之国与毛主席对抗,但成都解放粉碎了蒋介石妄图以西南为基地待机反攻的迷梦。


三是统战意义。在中国共产党长期的统战工作争取下,1949年12月9日,川康地方势力、川军将领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在彭县(今彭州)起义,参与起义的军队达30万人。这一事件改变了四川军事形势,使蒋介石企图以川西平原为战场部署“川西决战”的想法落空。


四是和平意义。人民解放军充分注重对成都这座名城的城市建设和历史文化的保护。贺龙司令员曾说“成都是解放战争中继北京和平解放以后保存下来的最无破坏,最完整的一座大城市,这是奇迹。”和平解放的确是个好东西,对城市及文物古迹没有造成破坏。在地下党同志的协调努力下,成都暑袜北二街“泰来祥”号旗帜商店(现成都旗帜厂)秘密赶制5000余面五星红旗。成都解放的入城仪式当日,市民们高举旗帜涌向街头,五星红旗终于飘扬在这座千年古城之上。


二、成都和平解放七十年创造了“六大奇迹”


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在革命先辈先烈崇高精神的激励鞭策下,成都市委市政府带领一代代成都人民团结一心、励精图治、锐意进取、开拓创新,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经济规模不断壮大,综合实力显著增强,社会事业成绩斐然,人民生活欣欣向荣,实现了从贫困落后到全面小康、从百废待兴到百业兴旺、从内陆封闭到创新开放、从温饱不足到人民幸福的历史转变,创造了“六大奇迹”。


一是经济实力实现空前跨越,创造了中西部第一市的奇迹。成都用70年的时间,实现了经济总量成千倍的增长,实现了经济总量向万亿元的跨越。1949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GDP)仅4亿元、1958年突破十亿元、1987年突破百亿元、1999年突破千亿元、2014年突破万亿元,2018年达到1.5万亿元,是1949年的3840倍,经济总量位列全国城市第8位、副省级城市第3位,相当于世界排名第47位的葡萄牙的水平。2019年成都GDP可能突破1.7万亿。


二是人民生活实现空前跨越,创造了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3.6万元的奇迹。经过70年奋斗,成都人民衣食住行大变样,居民生活质量显著改善。2018年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3.0%,与新中国成立初期相比,下降30个百分点左右,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标准,成都城镇居民生活从贫困进入到了富裕水平。人们饮食由“用肚子吃饭”向“用嘴巴吃饭”再到“用脑子吃饭”转变,吃得更营养;穿衣由“穿暖”向“穿美” 转变,由“耐穿”向“潮流化、品牌化、个性化”转变,穿得更时尚;住房从“茅草房”到“砖瓦房”再到“小洋房”的更新换代,“住”得更舒适。


三是交通体系实现空前跨越,创造了“铁公机”全面突破的奇迹。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从“蜀道难”到“蜀道通”再到“蜀道畅”。成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交通史上的奇迹,构建了“铁公机”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成都东客站是西部最大的铁路客运站、全国铁路六大枢纽客运站之一;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规模仅次于北京大兴机场,成都双流机场开通国际(地区)航线122条居中西部第一,旅客吞吐量突破5000万人次居全国第四(在北上广之后);汽车保有量突破500万辆,居全国第二位;公交发达地铁成网,公交专用道的总里程达952.8公里,处于全国领先水平;10年内地铁累计总里程突破300公里,预计到2020年底可能成为中国地铁第四城;共享单车接驳公交地铁,日均骑行量超过200万人次,相当于每天替代36万辆小汽车出行。


四是公共服务实现空前跨越,创造了从“基础薄弱”到“迈向均等”的奇迹。70年来,成都教育总体规模由小到大,义务教育均衡走在全国前列,整体发展水平进入全国中上行列,2018年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2909元,比1978年增长124.4倍,平均每年增长12.8%;卫生事业从空白起家发展到覆盖城乡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居民主要健康指标和卫生健康服务效率均优于全国平均水平,社会保障从以国有单位为核心的“单位保障”发展到较完备的保障体系,养老金社会化发放率、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率均实现全覆盖,人均期望寿命从1949年的35岁提高到2018年的80.5岁;在加快世界文创名城建设中,强化文化引领、集群发展、跨界融合、品牌支撑,天府文化伴随川酒、川烟、川剧、川茶、川菜等走向世界。


五是对外开放实现空前跨越,创造了从“内陆盆地”到“改革前沿”的奇迹。成都地处内陆,不沿海、不沿边,对外开放先天不足,但成都积极破除地理局限,努力克服“盆地意识”,放手闯、大胆试,成为全国改革重镇。近年来成都抓住机遇,获批建成国家级自贸试验区1个、综合保税区3个、出口加工区1个、保税物流中心5个、开放口岸4个,301家世界500强企业落户成都,成为全国重要的贸易枢纽和内陆开放高地,西部地区对外经济合作排头兵。人才环境营造上不断创新加强,累计吸引超过32万本科及以上学历青年人才落户,“少不入川”已成历史,“蓉漂”成为时尚。作为承东启西、联通欧亚的国际门户枢纽,成都的国际朋友圈越来越大,国际友城和友好合作关系城市一共达到100个,对53个国家实行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19个国家获批设立领事机构,成都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各国在中国西部设领的首选之地。


六是灾区重建实现空前跨越,创造了从“重灾之地”到“样板之地”的奇迹。成都抵御地震、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事例和经验,集中展现了新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动员能力和制度优势。2008年以来,成都经历了“5·12”汶川特大地震等自然灾害。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下,在全国各地的大力帮助下,成都人民顽强拼搏、重建家园,曾经山崩地裂、满目疮痍的土地旧貌换新颜。灾后重建谱写了一曲曲感天动地的壮歌,创造了一个个攻坚克难的历史奇迹,为全球应对地震灾害提供了鲜活的成都样本和中国方案。


成都的发展奇迹对四川具有重要意义。从首位城市到全省“主干”,成都在发展中不但跑出加速度,还频繁与兄弟市州互动,承担起引领带动的使命。70年来,成都充分发挥首位城市引领辐射带动作用,持续为全省经济发展贡献成都力量,对全省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稳定器”和“增长极”的突出作用。


三、彭州今后研究的“七个方向”


解放全中国不能忘记彭州起义,建设新中国不能没有彭州发展。彭州人口80万,面积1421平方公里,下辖20个乡镇街,也是“5·12”汶川特大地震重灾区。彭州是太阳下山的地方,也是“太阳神鸟”起飞的地方,具有深厚的底蕴。我们作为地方学者,应该深入挖掘和研究彭州的历史文化内涵和自然资源转化,可以从以下七个方面着手:


一是加强彭州自然资源转化利用的研究。彭州多山地,具有丰富的矿物、山水、旅游、动植物资源,但创新性开发与转化研究不够,许多还停留在碎片化认识和粗放性应用阶段,我们对不起古老厚重的彭州。


二是加强彭州古蜀文明的源流研究。彭州是古蜀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是3000多年前古蜀国建都立国之地,与三星堆古文明、金沙文化一脉相承。羌族、黄帝由此迁移到成都。金沙的“金”是来自于彭州,三星堆青铜器的铜也是来源于彭州。


三是加强彭州县域经济发展研究。彭州是四川县域经济的标杆,“中国县域经济竞争力百强”、“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潜力百强”、“ 中国最具投资潜力中小城市百强市 ”、“西部百强县”、“四川省十强县”、 “四川最具投资价值潜力城市”。


四是加强彭州出土文物研究。彭州是四川文化重镇,与三千多年前西周建都与彭州瞿上(今新兴镇)有关,蚕丛鱼凫的故事开始于彭州湔江。彭州在宋代就是四川经济重镇,何家村宋代窖藏中挖掘到的宋朝金银文物共计351件,其中有115件属于国宝级文物。


五是加强彭州中西文化交流研究。彭州是历史上中西文化交流的中心,近代法国传教士纷纷来到白鹿镇,上书院天主教堂始建于1895年,这里的哲学、宇宙学、逻辑学等学科研究很兴旺。


六是加强彭州地质构造研究。彭州处在龙门山地震带,境内地质构造经历了长期、复杂、多阶段的发育过程,从元古代(6-10亿年)、古生代(2.8-4亿年)、中生代(0.67-2.3亿年)到新生代(1万-1000万年)的地层都有,是中国地质“黑箱”。彭州境内 “飞来峰”是青藏大冰盖冰流的搬运和堆积作用而产生,现称为“巨型冰川漂砾”,“龙门山国家地质公园”成为首批中国国家地质公园。


七是加强彭州交通发展的研究。彭州市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捷,处于成德绵经济区中心、成渝经济区发展轴的西北区域合作中心以及成都半小时经济圈核心区,特别是成彭快铁已经投入运营,境内设有彭州站、步行街站、彭州南站,从彭州站乘车不到半小时便能抵达成都市区。

 

四川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后强

(本文系李后强于2019年12月29日在“纪念成都解放七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关注官网微信